MENU

一周小记

2022 年 09 月 10 日 • 阅读: 118 •

从台山回来的第二天,赶上姑爷生日,就又回到佛山给姑爷庆生,一推开门,所有人的目光往门口聚集,让我好生不习惯,可能是在家里待的时间久了,来的人比较多,大多数是姑爷的同事及朋友,由于是下午出发,我怕晒所以戴了顶渔夫帽,吃饭的时候想拿下来吧,觉得发型肯定很塌,不拿下来吧,显得格格不入,没法,家里待久了容易社交焦虑,实际上哪来的什么社交,都是叔叔阿姨辈的;总共上来十多道菜,大家围着一张大圆桌坐着,菜是又少又难吃,夹一筷子菜都得细吃慢咽,压根没处下筷子,终于勉强5分饱了,我便下了桌,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自顾自的玩手机。
姑爷他们酒过三巡后,讨论起了孩子社交恐惧的问题,明里暗里都在说我,是个正常人都能听明白,并不是我对号入座,听得我如坐针毡,实际上并不是不愿意开口沉默寡言,而是觉得没有同龄的人聊得起来,这些叔叔阿姨我都没有见过,他们大多都是职场上混的人,在职场社交上属于是能说会道,对于我这种闷骚慢热的人,有两种感觉:第一种感觉是不太想去对别人阿谀奉承,第二种感觉是厌烦这种商业互夸,感觉特别虚伪;感觉现在年轻人基本都是把人与人之间的社交搞的很透明,也许这就是年轻人的相处方式,至少我身边这些个圈子认识的人是这样的。
到了晚上11点半这样子,姑爷还有我继父他们都喝醉了,我寻思着就该回家休息了,但他们非得去KTV唱歌,路上我妈察觉到了我脸上的不悦,就劝说我给继父面子,我就说我只待1个小时,进到包间后,那鬼哭狼嚎的歌声震得我耳膜都快破裂,待不下去5分钟我就走出了包间,到柜台前的沙发上坐着;终于是快到12点,我刚准备独自打车回家,然后我妈就走出包间,说我继父喝醉酒也逼着她喝酒,不喝就是不给面子,下楼后准备打车离开时,大姑家的哥哥出来开车送我们回家,刚走到半路,继父那边打过来电话叫我们回去接他,我终于是忍无可忍,对着电话那头破口大骂,最终还是回去接他,到达家楼下,我快步走上楼没有管他,回到家又是耍酒疯,当时真的是差点拿着水果刀往他胸口刺去,幸好还保留了一丝理智,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前途葬送在这种人手里,洗漱完已经是凌晨3点了,真的是身心俱疲,便上床睡去了。

前两天在朋友圈刷到以前的朋友有了男朋友,心里不免泛起一股子酸劲,主要是以前喜欢过她,也当面表明过心意,但我现在仍记得她当初给的答复是:我们不适合做情侣,就是感觉不到位,没有情侣的感觉。但我们的感情绝对是胜过普通朋友。那会太年轻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就问她:你猜我敢不敢亲你?我见她没有反应,就亲在她脸颊上,她当时整个人直接愣住了,也没有生气啥的,就呆住了,我后面的朋友都害羞的捂着脸,现在想起来只觉得现在的她和从前的她完全不一样,看着她朋友圈发的擦边照,我脑子里出现的全是17岁那年她笑着问我哪个发卡好看,我看着那条朋友圈一时间也愣住出了神。
19年过年那会过年回老家,她主动叫我出去玩,但因为她要带上她妹,为了防止当饭票我就以疫情原因拒绝了,或许我不该那样想,她确实单纯,但那会我兜里比脸干净,出去玩不可能让女孩子掏钱吧,不可能一毛不拔吧,所以男人一定要有钱。
往后的几年回家过年再约她出来时,就很难约出来了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以前一天见三面,现在一面约三年。

本文到此结束
  • 文章标题:一周小记
  • 文章链接:https://mrxiaohu.cn/archives/21.html
  • 文章采用:CC BY-NC-SA 4.0 许可协议授权
  • 版权所有:本文版权归 隔壁小胡的博客所有
  • 转载请先获得本人同意!
    (如有侵权,请 点此联系我删除 )

    查看更多文章点击:归档页
  •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
   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
    打赏二维码
    添加新评论

    已有 2 条评论
    1. 周围的人包括女生,都知道我穷,所以一般他们约我出去吃东西,都是请我。

      1. @芭芭雅嘎人缘真好哈哈哈哈